巢運感想

巢運當晚夜1點回到家。25年前無殼蝸牛現場與巢運現場亦是台灣社運歷史今昔差異對照,然當天並無此歷史感!

當年上街擴音機不強但有滿街挨身怒躺的蝸牛人,今日音響如音樂會,震耳且排除台下面對面交流的互動空隙,因為妳喊著說話五分鐘就快啞了。面向主舞台節目直直跑,台上與核心舞台前方和攤位林蔭行人道分裂成兩塊。一度手機亮光眾人揮動符碼再上演,這是台灣社運新形式的那種元素?我們連夜做了這張芝山夏家文件,在這一現場寒傖極了!

夏鑄九的名字在此刻顯得低調無聲而反諷,夏禹九由6點待到10點左右,應是累極了,在我旁邊咕嚕:我們家的案子在這個場沒空間出現的!我只能說:等高分背節目結束後,我們再在面對面互動中試探這個有難度的案子別人怎麼看,你先回去吧。

11點後,仁愛林蔭大道像嬉皮市集亦是萍聚交峰,頗熱鬧。對比下,前半段如家長開講,後半如青年夜半不歸,成群暢談酒食不拘接合滿足了眾生?我畢竟也有年歲了,終於於12點多撤退了!

2014/10/06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