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解嚴前夕-江南案與夏宅客廳的神秘訪客

引言(註一)
1984年底,芝山夏家客廳出現來自美國中情局(CIA)的神秘訪客,為了不久前發生的「江南案」(註二)專程來台拜訪夏曉華。「江南案」主角劉宜良(註三)早年受知於夏曉華(註四),情報局得知劉宜良亟欲報恩心態,曾半推半架夏曉華赴美遊說劉宜良,不要撰寫「蔣經國傳」。待夏曉華遊說無效(註五),情報局買凶殺人引發暄然大波,美國人直接來到芝山夏家找上夏曉華,當天坐陪的是夏禹九。

夏禹九:講「江南案」與神秘訪客之前,要講一下劉宜良這個人,和沒有見諸媒體,卻在我父親赴東京接受「九十年代」專訪扮演要角的王瞳。

先讓大家理解劉宜良這個人的個性。當年,我們要出國都很困難,如果沒有美國獎學金,要出國得通過教育部的留學考試,才可以拿到簽證,而且那時外匯管制,買美金可以去重陽路的銀樓買。當時官價是1:40。申請到出國許可,可以用官價結匯,不然就得到銀樓私底下買,可能會漲到1:46。而劉宜良出國的年代又比我們更早,更艱難。

劉宜良自認已是美國人 中國大陸跟台灣拿他沒有辦法
劉宜良當年到了華盛頓特區,在旅館開禮品店謀生。四、五年後我跟哥哥(夏鑄九)前後到了美國,我也去華盛頓特區找江南,因為他跟我爸很熟,我們小時候就認識他。我去找他,到了他家客廳,他才問夏鑄九去哪?我說夏鑄九去玩,然後就會回台灣。劉宜良對台灣非常反感,他一直叫夏鑄九不要回台灣,他聽到夏鑄九回台灣,就跳起來說「怎麼走了!」然後他就叫當時念小學的兒子出來,問兒子說:「你是什麼人」,他兒子大聲地說:「我是美國人」。劉宜良再問「美國國歌怎麼唱?」他兒子開始唱星條旗國歌。這個印象非常鮮明,劉宜良認為他已經是美國人,所以中國大陸跟台灣拿他沒有辦法。這是他的背景。

後來劉宜良到了舊金山漁人碼頭,也開了禮品店。我1979年回來。1979年是台灣最緊張的時候(註六),我們在美國不知道。我8月回來,12月發生美麗島事件。夏鑄九一直在Berkely念書,夏林清去波士頓哈佛念書。那時我因為大嘴巴惹了麻煩(註七),進了林試所,好不容易才剛安定了一兩年。當時三兄妹只剩我跟我爸住在這裡。我爸一直想帶夏鑄九的女兒去美國看夏鑄九,但那時夏林清在念書,夏鑄九在台大當講師,薪水也不高(那時台灣教授薪水不高,所以我們其實沒有什麼錢)。我父親跟我媽媽一直想帶夏鑄九的女兒去看他爸。

劉宜良的稿子 夏曉華一定改
劉宜良一直認為他當年能夠出國,是因為我父親給他一個名義,派他當台灣日報記者。那時候美國對從台灣過去的人管制很嚴。他是以報社名義派去的記者,美國才給簽證。劉宜良到了美國寫了很多信給我爸,或透過人帶話,說他現在經濟比較穩定,要出錢讓我爸過去,我爸不願意。一直到劉宜良開始寫〈蔣經國傳〉,其實他早就寫好了,作為碩士論文,那時在洛杉磯的一家報紙(阮大方辦的僑報)開始連載。當時蔣經國是「最平凡的偉人」,他以前亂七八糟的事情被江南寫出來,被認為對台灣不好。有人就請江南不要講,少寫一點。宋楚瑜那時在華盛頓DC念書,還跟江南當過同學,汪希苓(「江南案」時的情報局局長,派陳啟禮去美國)當時是駐華盛頓DC的武官,劉宜良下筆很苛刻,對汪希苓也很刻薄。劉宜良當台灣日報駐美特派員寄稿子來,我爸都有看過,我爸一定會改,當時亂登不是開玩笑的。

說到當時政府對新聞媒體的控制,大家不知道那個利害!登報前一晚,國民黨文工會就會打電話來,要求這個不要登,如果非要登不可,他會交代你要登到第幾版,字要多大。我高中時聽慣了這種電話,高二要準備選文理組的時候,我想讀歷史,我認識讀歷史的後來都去當新聞記者,我爸其實是個假民主的人,我常跟他開玩笑說他跟蔣經國一樣,你們盡量講話,講到真的傷到自尊心時就火大,就「我是爸爸,你是兒子」。如果我讀歷史,我爸新聞界這麼熟,我就一輩子在他陰影底下,第二,沒事國民黨就打電話管這管那,所以我決定還是不要讀,去讀理組。結果是我了讀了理組,還是喜歡亂講話,下場比夏鑄九、夏林清還倒楣。我學森林的,管樹的好像也是會倒楣的。

我們家,我哥、夏林清都是讀文科,只有我讀理科,為什麼?因為我的歷史地理比夏林清不知道好多少,我高中時歷史地理新課本發下來第一天我就當故事書念完了。

劉宜良告訴台灣說客:我只聽夏曉華的
那天我記得很清楚,劉宜良覺得國民黨對我爸有虧欠,因為正聲公司是情報局硬把我爸掃地出門。正聲公司是台灣最大的民營電台,宜蘭、高雄都有,先是廣播公司,後來跨足到台灣日報。正聲公司當時營運地非常好,很多有名的節目,包括張小燕都曾在正聲廣播公司的兒童節目。其他民營電台曾來找我父親,說如果電視成功的話,他們就完了,希望向政府要求民營電台要有電視台。據說是蔣經國說夏曉華太過份了,廣播、報紙,還要搞電視,那還了得?

這個房子是夏曉華離開廣播公司後,正聲廣播公司寫了單子,說這個房子留給我父親,這個房子沒有地權,後來才發現這一半還是別人的,只有這棟房子,是有使用執照的違章建築,是我媽畫的圖蓋出來的,很奇怪的房子。

劉宜良覺得國民黨虧欠夏曉華很多
國民黨派出說客找上劉宜良,劉宜良告訴說客說,台灣派任何人來談《蔣經國傳》他都不聽,除了夏曉華。劉宜良心裡想的是,國民黨欠了夏曉華很多,而夏曉華又不願意接受劉宜良的機票,他想要脅國民黨出機票,請夏曉華、太太、夏鑄九的女兒去美國玩一趟。有一天,情報局找我爸去,情報局副局長荊自立,年輕的時候教過夏鑄九英文。我父親從情報局回來,說情報局出機票,要我去美國。為了這件事,我還跟父親吵架,問他:你還相信國民黨嗎?你替國民黨出這種力幹什麼?我父親那時其實是想去看夏鑄九。

我以為事情就這樣過去了。一直到1984年10月夏鑄九打電話回來說劉宜良在自家車庫被人用槍打死。當時當然很緊張,蔣經國還在,誰敢亂講。有很多的說法,但講不出個名堂。我父親的曝光,是1985年1月〈九十年代〉刊登了劉宜良與我父親的七封信(註七)。

七封私人信竟出現在香港媒體〈九十年代〉
那七封信是劉宜良寫給我父親的私人信件,我那時有一個高中同學在香港工作,在香港買到〈九十年代〉,由於七封的最後一封信提到「鑄九」,他看到大吃一驚,馬上打電話給我們說〈九十年代〉登出來,當時我們在臺灣看不到,請他影印寄出來。七封信之所以會被登出來,其中有很多美國跟臺灣檯面下的操盤。我問我父親這七封信原稿在哪裡?我父親是很謹慎的人,說他燒掉了。不然我們可以拿出來說,私人信件怎麼能刊上〈九十年代〉?

這七封信把我爸爸的名字曝光,回過頭來講,〈九十年代〉這本雜誌在美國叫做〈七十年代〉,這本既批評臺灣又批評大陸,我們那時在美國看臺灣的消息,都是透過〈七十年代〉。我後來想想〈七十年代〉發行人李怡一定也跟美國人有關,那他跟台灣政府有什麼關係?竟然可以拿到情治單位手上劉宜良寫給我父親的七封信,然後登出來,這中間一定有很多操作。劉宜良一直認為他是美國人,美國人到全世界放火都可以,但你跑到他家裡去殺一個美國公民,美國人覺得你是太歲頭上動土。那時其實鬧得很兇,但美國政府不希望臺灣完全倒台,而美國的政治也不是完全支持國民政府,如果是蔣經國下的命令,美國人幾乎就不能支持國民黨這個政權。中間的故事到底是什麼,我覺得到現在可能都搞不清楚。

我父親那七封信一刊登出來,國民政府要審陳啟禮(註八)的時候,就要我父親去作證,我父親覺得很倒楣,他不願意去作證說是汪希苓派陳啟禮去的。我父親只能講他跟劉宜良的那段故事,大家就抹黑我父親是替情報局工作。我只能說我爸拿了情報局的飛機票,後患無窮。那時國安局局長是汪敬煦,汪跟蔣經國關係非常好。有一天,國安局跟我父親說有美國人要到我家來,由美國在台協會一位會講中文的帶來,當天沒有台灣的官員跟。美國這些調查人員不准臺灣任何官方人員在場,他們在客廳裡就問劉宜良過去的人際關係等,我父親在《種樹的人》裡都有寫,在〈九十年代〉刊登的受訪內容也差不多。這段訪問的內容在美國出版的《龍之火》一書中被寫出來,《新新聞》有翻譯,但已經買不到。

身份成謎的王瞳
我父親底下另一個非常聰明的記者是王瞳。他是非常精靈古怪的一個記者,跟女孩子關係非常好,好幾次帶明星到我家客廳跟我父親聊天。我父親到臺灣日報後,王瞳有時出現,有時不見,沒人知道他在幫誰工作,大家說他招搖撞騙。我父親經營非常困難的時候,偶爾會出現,我父親調頭寸時,他也曾幫過,開出兩萬美金的支票讓我父親周轉,一週後還。王瞳的背景到底是什麼,問過正聲公司員工,沒人知道。

夏曉華為了「江南案」到東京接受專訪(註九)
直到有一天,王瞳從東京打電話給我父親,說想談傅朝樞(從夏曉華手中搶走台灣日報)的事,並且出機票把我父親找到東京去。我父親一到東京,王瞳說李怡就住在隔壁(哪有那麼剛好,其實是早就在那邊等),問我父親願不願意跟李怡談。我父親說「好吧」,所以在〈九十年代〉就把整個故事比較有系統地講述。

我一直覺得我父親心底下還是想替國民黨講話,不希望國民黨倒台,我父親的理論還是有點維護,不是蔣經國下的命令,而是把所有責任說到是陳啟禮他們路見不平。這大概是,江南的故事後來被編織成的版本,但到底是怎麼樣,我不知道,因為牽扯到很多人。大家不知道那時有個新導演白景瑞,他跟汪希苓、蔣孝武一起吃飯,陳啟禮也在,飯局中陳啟禮說我們來替天行道。這樣子其實是把蔣孝武稍微保護了一下。

註一:這是「你說對不對」活動第二場的文字整理,時間2014年7月4日。主持人:袁孔琪 與談人:夏禹九
註二:江南案
註三:劉宜良
註四:夏曉華辦正聲廣播電台,劉宜良經過朋友介紹,進入正聲發展。接著夏曉華創立台灣日報,劉宜良跟著一同過去。夏曉華本來猶豫要不要用他,因為劉宜良下筆很衝。劉宜良發生婚變後,想去美國,夏曉華給了江南駐美記者的名義,但沒有薪水可給。江南在美國準備撰寫《蔣經國傳》,作為其碩士論文。
註五:1970年夏曉華因台灣的媒體人身分,受美國國務院之邀去美國,順道與劉宜良見面,對於《蔣經國傳》一事勸他,劉宜良不置可否。1980年前後,《蔣經國傳》在美國刊登,國民黨震怒。國民黨透過文工會(即文化工作會,主管國家意識型態)主任委員周應龍找上夏曉華,要他管管江南,說江南聽他的話。幾天後,機票送到了夏家,夏曉華就到美國,勸了劉宜良,過程中也有信件的往返。當時國民黨情報局以為已經搞定劉宜良,但是《蔣經國傳》仍繼續刊載。
註六:1978年12月15日美國宣佈與中國大陸建交,並自1979年終止與台灣外交,軍事同盟關係。政府立即向美國提出抗議,並且發布緊急處分令,命令軍隊加強戒備,正在進行的中央民意代表選舉中止,停止一切競選活動。幾千名不滿美國片面斷交的群眾16日下午跑到美國大使館前抗議。
註七:
註八:1984年10月15日劉宜良被槍殺,美國報紙質疑是國民黨政府所為,因為劉寫了《蔣經國傳》,當時的台灣媒體並沒有披露這點。次年,1985年1月,香港雜誌〈九十年代〉刊登了劉宜良寫給夏曉華的七封私人信函,信中提到了兩個字「鑄九」(夏曉華長子夏鑄九),於是事件就指向夏曉華。但是這些消息都未見諸台灣的媒體。
註九:1984年11月政府以整治治安為名,發動一清專案,大舉掃蕩幫派,逮捕竹聯幫陳啟禮,吳敦。1985年1月10日政府又下令逮捕情報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儀敏、處長陳虎門。
註十:1985年7月份,〈九十年代〉刊登專訪夏曉華,專訪內容包括夏曉華與劉宜良認識的背景、夏劉兩人七封私人信函的來龍去脈。
【延伸閱讀】
1.夏曉華:種樹的人
2.香港「九十年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