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 明德堂遷台落戶-1949年移民二代講古 (4/5)

我們去的時候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2010年12月,我夢到我爸爸,我一個人由外面工作完趕回家,是到一個車站,一下車站就趕往一個好像殯葬處的大廳,走進大廳的時候我心裡在想著,大哥小哥都在家裡,換句話說我哥哥、我媽媽他們在家裡,我一個人下了火車就跑到那個大廳裡,走進大廳,錯錯落落就有幾撮人在祭祖先,我領了一個牌子找領頭管事之人說「我要找我爸爸」,他說「你爸爸的骨頭正在清洗中,老大老二怎麼還沒來?」這個話一講完我就醒來了。

年初五的時候,我們就去祭我爸爸了,我告訴我的大哥和小哥,他們就取笑我一頓。我在2011年的時候,帶著我爸爸寫的自傳,我為什麼帶著自傳?我二個哥哥都看過自傳,但是這麼多年他們都忘光了,那去到浙江上虞夏家埔那邊,親戚若問他們,他們都答不出來,那不很丟臉了(眾人笑)。所以我就帶著自傳在身上,在旅館就一人丟一本叫他們趕快複習一下。然後我還在書上找到兩個地方,我爸爸有提到上虞老家把它夾起來,一個是我的奶奶曹茶英在她外婆過世的時候,因為他沒有辦法趕回上虞奔喪而痛哭,我記得我爸爸說過他媽媽一輩子一共哭了兩次,因為我爸爸離開家跟他媽媽分開,我爸爸不過17歲,還在念高二,就抗戰,抗戰8年後,他回去的時候,他的一對雙胞胎的妹妹也死了,媽媽也被炸彈炸死了,所以他很痛苦。我小的時候,爸爸在這間屋子裡應酬跟人家喝酒,那時候他一喝醉了回來,睡不著覺,因為情緒很痛苦,就會搥床板叫他媽媽,我是被我媽媽派去安慰我爸爸、抱在懷裡睡覺的小孩。所以我知道我爸爸2002年回去沒有找到這個老家,一定很難過。我後來就帶著他的書,看到他有兩個地方提到他的小時候的記憶。

第二個就是我爸在抗戰的時候,在家鄉已經訂過親了,後來因為他進入了情報局(當時的軍統局),在敵後做過電訊員,安置過祕密電台。日本人占據廣州的時候,他曾經弄過祕密電台傳當時的訊息給當時的國民政府。所以他覺得他在抗戰的時候去打仗,可能會死掉,他不能拖累他的表妹,在夏家埔裡面的一個女孩,但是那個女孩後來跟家人到了上海從商,所以他就寫信請他的舅舅取消這個指腹為婚的婚約。8年抗戰之後,這個女生也已經死了。所以我知道有這兩個在他的書上看到跟上虞老家有關的。

我哥哥那一年去,帶了一個有陰陽眼的好朋友高先生。高先生就笑著說:「你爸爸有跟來喔!」,當著我們三兄妹說:「人有三魂,一魂投身去,一魂在墓地,一魂與祖先同在,他開玩笑說,也許是真的,你爸爸在看他晚上要睡誰的房間」,夏鑄九聽了就嚇一跳。14號晚上我睡到4點我就清醒,起來打坐,我就開始一直哭,我感覺的到我的爸爸、我的爺爺和奶奶,因為我爺爺奶奶我沒見過,但是我知道我爸爸對於他的媽媽在抗戰的時候就死了,我爸爸是很難過的。所以對我來講,我知道我奶奶的墳,其實我爸爸剛解放之後,剛回到孝豐去找的時候是找不到,因為他回去的時候我爺爺也死了,他的後媽也死了。後來我才知道我奶奶的墳,是在當時的一個山要翻過去,站在一個地方。

還有一個小故事,我爸爸當年49年來台灣前,回了一趟浙江安吉的老家,他本來是跟我爺爺說你可不可以賣掉一兩座茶山,給我一些金條,我想要自己去台灣創業做新聞電台,我爺爺不肯,所以我爸爸也沒有拿到錢。那時候我爺爺不願意賣金條給我爸爸,所以我爸爸沒有錢。來到台灣之後,我相信在日本殖民時候這個房子是有的,這個房子是竹子和泥巴築成的牆的,後來修成磚房是我外婆逃難的時候(他們都講逃難)身上帶的3兩金子。當時3兩金子造了3間小磚房。

我爺爺因為不願意給我爸爸錢,但是我爸爸就跟我爺爺說「共產黨要來了,你最好把你的田分給佃農」。不要共產黨來的時候你是個地主,所以我爺爺聽了他的兒子的話,就把他的田分掉了一大部分,所以等到後來真的解放後,我爺爺沒有受到苦,他在文革前就走了。但是文革的時候,我的大叔就很慘,因為他是稱之為地主的兒子,所以我對我的爺爺和我的奶奶是沒有見過的,可是我真的在那天14號在旅館晚上的時候,真的覺得他們是在的。然後第二天早餐的時候,高先生就對夏鑄九說「你爸爸昨天晚上在你房裡」(眾人笑),然後夏鑄九就罵我都是我害他,他說他晚上都沒睡著一直在看我爸的自傳。

我的曾祖父叫夏元統,從這個夏家埔遷出來,出去打工工作,要討生活而到孝豐,在我爺爺手上才開始發(展)起來的,所以孝豐人稱他毛店王,做毛竹的生意很興盛。那我的奶奶和他兩個女兒都是在抗戰的時候死掉的。

到15號,我們在杭州住了兩夜,因為我的堂妹們都住在杭州。15號凌晨醒來我做了個夢中夢,記錄在這裡,我的夢中夢是什麼呢?「我的夢裡面我的小哥告訴我,他夢見爸爸,我看見他在夢境中,我的爸爸站在遠方,笑著好像從懷裏面拿出三個紅包給我們」,就這樣一幕。夢中夢,夢裡面夢到我哥哥告訴我他的夢。

我15號又打坐,打坐的時候我又沒有辦法控制就哭,我自己的感覺是我覺得我爸爸是透過我有個訊息讓我的哥哥們知道,我也真的在打坐的時候感覺在天空看到一群人在地上走,後來等到我到了夏家埔的時候,我們當然非常想要知道到底怎麼回事,才知道原來這個夏家是在南宋金人侵宋的時候,800年前,這個村子有800年了,我的祖先是當年金人侵宋的時候,想要去找一個山可以歸隱的,一支萬七公萬八公,一對兄弟,也就是剛剛前面所講的青山和王山,所以他們大概就是在那個地方落戶,然後繁衍了子孫。在拿這個祖譜的時候,非常有趣,一進入村子的時候,我們就先被接待到這個村辦公室,村辦公室外面有這個家譜捐款的單子,全部都姓夏。我們家三個人在從小念書的時候,姓夏的不是沒有,但不多,所以到一個村子全部都姓夏,說實在的有點驚嚇(眾人笑)。

那個家譜陣的儀式是在菜場裡,菜場早上賣完菜的時候,就把那邊清一清,像是葬儀社的儀隊,有幾個人(吹奏樂器)吹得七零八落。夏鑄九非常興奮,他覺得這簡直太好玩了,一直跳來跳去。但是他們講的話,連陪我們去安吉的堂妹都聽不懂,換句話說,我的堂妹以為他陪我們去可以通方言,結果我堂妹一聽就傻眼了,沒有一個字是他聽得懂的。我猜夏家埔的口音是從南宋遷過來的時候,因為他們就是孤立的一個村子,所以維持了比較多鄉音。我的曾祖父遷到安吉孝豐去的時候,他的後代都在那個地方長大,講的話是安吉的浙江口音,所以祖先的鄉音他們已經不會了。他是很震驚的,因為他沒想到他連一個字都聽不懂,那當然我們三個更完全聽不懂。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