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 明德堂遷台落戶-1949年移民二代講古 (3/5)

 明德堂家譜

瑩琪照3

我現在要講一個有一點靈異的故事,就是這一箱家譜它怎麼來的。這是我們在上虞領回一箱24冊家譜,上虞夏家譜。

2011年2月15日,還沒到元宵,我把兩個哥哥硬是拉了回到浙江上虞。我的曾爺爺帶著我的爺爺從上虞到當時的孝豐,就是現在的安吉(電影臥虎藏龍那片竹林,就是安吉的竹林)去打工,後來在我爺爺手上就累積買了很多的竹山,所以我的爺爺被當地人稱為「毛店王」,就是產毛竹的。

有一天我在台灣就接到大陸表妹打電話跟我說有人(小昌)會跟我聯絡,我突然聽到一個口音很強的男的,年齡其實跟我一樣快60歲了,跟我說他是浙江上虞夏家的,他說好不容易找到我們,他跑到安吉,來來回回跑了好多趟,花了十年,想要找到從夏家埔上虞曹娥江邊這個夏家埔的一個村子,在我曾爺爺這一代遷到浙江安吉去的一戶,然後找到了,跟我打電話說他們要修祖譜,叫我把我和我的二個哥哥,還有我的小孩的資料都想辦法給他。

他聽起來就是也不會用電腦的,然後打電話每次看起來都好像有到村子裏面,講話也不是太通的,後來我就想盡辦法把我們的基本資料用信寄給他了,我們也捐了一點點錢,一起讓這個家譜可以印出來。為什麼聽了他講,我會馬上願意呢?我爸爸在自傳上說過他小的時候,還被他爸爸帶回過曹娥江畔的老家,後來到了他從安吉到杭州去念杭高的時候,他在曹娥江畔的村子裏面,他的舅舅(我的奶奶姓曹,在曹娥江邊的打魚人家,就姓曹),我的爺爺就姓夏,就住在這個夏家埔。我聽我爸爸早就講過,所以我知道有個曹娥江是沒錯的,在上虞。我爸爸是在2003年往生的,2002年我人在紐約,我爸爸是最後一次帶著我哥哥他們回大陸,回去的時候我爸爸就租了一個車子,一直想找他小的時候去到曹娥江的一個村子,可是他失望而返,沒找到。

我知道這個事情之後,我就覺得我當然要回去。當小昌跟我說家譜弄好了,2011年2月15日,我就帶著我二個哥哥一起回去,夏家埔沿著曹娥江堤防一直往裡面走,一邊是王山青山子石山,一邊就是曹娥江。這個小昌和興友公公花了十年的時間,因為大陸在文革的階段,很多家譜也都完全四散,他們是整整一個80歲的老人帶著3個50到60歲姓夏的,跟我們上下代的人,花了十年把我們各家零零星星的家譜收起來,重新搞成了這一套。

2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