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德堂遷台落戶-1949年移民二代講古 (2/5)

為何不買房、沒有地?

袁孔:

「我相信講到土地就不可能不講到上面的人,也不可能不講到人從哪裡來的歷史。我們相信土地會是台灣社會現在很大的矛盾,這裡不僅指關係到所有權,還關係到人在上面的生活。夏家在這邊將近60年,60年從來沒買過這邊的地,然後住在上面的人,那現在卻碰到因為有人買了前面一塊地導致他們無法出入,這樣的事情以法律來講拆屋還地好像理所當然,可是換到人情世故的角度來想又覺得很奇怪,怎麼因為你有了所有權之後,這塊土地上面想使用的人,還不是為了個人私利,只是為了出入方便,連這一點都不許可。」

剛剛袁孔講的一些訊息是重要的,就是說雖然這是我家私人擁有的房子,但是土地原來有三分之二,可是這些年土地測量也很奇怪、一直變化,那這些都是細節,以後有機會再慢慢讓你們知道。現在比例大概是一半一半,左邊那一半土地是我們原來租的,那後來不租了;右邊這一半還座落在國有財產局的地上,你們現在看到這二棟三棟都座落在國有財產局地上,那這裡屬於國家公園的保護區,那麼坡度這麼陡,照道理說這裡是不可以建房子的,所以你會怎麼思考?為什麼他買了這樣一小片地的時候一定要逼我搬家,還要拆屋,還不給我路走?因為這在人之常情是不通的。

關於土地的公有、私有,我認為我很幸運,我一輩子沒有花錢去買房子,我也沒有那個錢買房子,其實沒有動念買房子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我從小就在這裡出生,就住在這種破破的磚房,可是我覺得非常好,我不覺得有需要去買個好幾百萬,一、二千萬的房子,我完全沒有動念,因為我認為人有地方居住就好了,我很希望很多人跟我一樣不需要被房貸綁到,而可以有公有的土地上面就有房子可以住。我們家是有付地租的,這個國有財產局的地租已經付了60年了,每年都付的,所以我們可以付地租,有房子住就好了。這是一個。

第二個就是,我沒有買房子跟我,我年輕從事這些稱之為公益和社會運動好了,就是我會覺得為什麼要買房子囤積,就是讓房子可以變錢呢?那當然我之所以可以這樣子是我爸爸從我們小的時候,他也就是一個從來不會去為了他自己要存錢給他的小孩,可是你知道這個東西的狀態就是,我爸爸84歲他最後要走的時候,他在病床上,他到後來電台及報紙都被別人奪走之後,他是完全沒有錢的,幾乎完全光溜溜的一個人,後來他朋友找他做顧問有一點車馬費,他很窮。但是我們家三個小孩都回來了,也都在大學教書,所以生活就都ok。我爸爸最後知道他自己要走了,我爸爸是肺腺癌末期,我有問他「爸爸你還有沒有什麼事情沒做完?放不下?」他說:「都沒有了,只是沒有留錢給你們」

我那時候就跟我爸爸講說「留錢幹嘛,我們三個人自己都會賺錢」。但我其實知道我爸講那個話是,他一輩子自己創的事業都被人家奪走的。第一個把我爸爸正聲廣播公司奪走的,就是一任情報局局長葉翔之,葉翔之其實是非常壞的情報局局長,你們看夏曉華寫的傳記,就會知道他也被他提拔的好朋友背叛出賣過,以至於他創的事業是被葉翔之奪走的,也差點扣了他紅帽子,所以他在最後走的時候,我雖然跟他說「我們不要錢」,可是我們知道他的一個痛苦(哽咽)。

所以對我來講,曹素鳳這樣逼我的時候,我反正就打定主意,我肯定會是在這兒不走的,即便到最後那半邊的房子被他強拆了,我也不會走,而且那半邊硬被拆,我也要力保這半邊不倒,那我甚至要跟社會公評說「這樣一塊地,他幹麻要逼我們走?」我希望可以打這一場仗,目的是我住在公有的土地上,我的整個生命,我們家幾個小孩,包括我爸爸,我們做的事都是為了公共,其實沒有走一條去存錢搞土地的事。我也不瞞大家說,當年陽明山國家管理局局長潘其武,其實跟我爸爸是好朋友,他曾經說「老夏(曉華),你要不要在陽明山搞一塊地?」我爸說「不用不用」。換句話說,若我爸爸當時跟他說「好啊」,那我們家現在在陽明山會有塊地,這也就會是一個事實。所以,在他走以後發生這個事情,到現在我也開始下決心在這個院子裡辦活動,看看會捲動什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