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有殼無地的教授  不敵地產土豪夭壽

芝山岩夏家被迫拆老屋、真的「無路可走」–

夏鑄九、夏禹九、夏林清

我們三兄妹既是教書匠,也投身社會運動,料想不到的是,如今最熱門的土地問題也落在我家頭上,我們清楚知道每一個案件,看似個人的事,但放在整個社會脈絡、政經結構下,就能顯現整體結構的問題。我們願意把自己的案件提出來,希望化私為公、就教各方,也可以成為人民學習、鬥爭的素材。

避戰禍租地棲身一甲子  三兄妹一夕之間無路可走

1949年戰火連天,逾百萬外省軍民流落台灣,夏家老小也倉惶落腳在陽明山山腳,租用國有地自建磚屋至今逾六十年,同時租下屋前的私有地,作為老屋走到仰德大道的通路。不料,這塊私有土地一夕易主,新地主要求拆屋(因早年地界不明,老屋一角位在其土地)還地,拒絕通道,此舉逼得我們無路可走。

我們三兄妹一輩子承接父母租地的老屋,與家人共住。我們不買屋、不買地,是因為相信土地不應該是商品,認為公共資源從來就不該佔為私有,所以,即使租賃的國有地可以購買,也不動念。

新地主重金購地 幕後另有黑手     

夏家出入通路所在的這塊私有地,由夏家向舊地主租用50多年,雙方早年手寫租約,租金以幾擔米計算,晚近才使用市面流通的定型化租約。數年前,土地易手,新地主曹素鳳女士要求拆屋還地,不再租借。

這塊土地位在陽明山保護區,坡度30度,而且早年即編為「旱地」,既無法耕作,也不能蓋新屋,幾乎毫無開發價值。但是,新地主執意要求拆屋還地,斷然不給通道,讓人無路可走,其動機令人不解,也讓人不得不懷疑,曹女士是何居心?重金購買無用之地,是不是為人作嫁,別有所圖?幕後另有黑手,另有其他見不得人的企圖?

三審定讞夏家敗訴 私人產權至高無上

法官在當前維護私有產權至上的法制下,將超過五十年生活的老宅,視為絲毫沒有殘餘價值,應該拆除的屋宅。同時,三兄妹出入的回家小徑,以後也不能通行。那法律怎麼解決夏家無路可走的問題呢?判決說,夏家可以興訟去拆除另一邊多年毗鄰而居、相安無事的鄰居屋宅,作為新通路。

土地開發利益凌駕居住權 人心扭曲彼此仇視

這種土地開發凌駕於居住權,逼人以鄰為壑的貪婪惡質,正快速侵蝕扭曲著台灣日常生活中人們彼此善待的質地!

我們外婆與父母落腳在山腳下,走過安貧卻風骨硬朗的一生。經此事故讓我們更深刻體悟,當法律的社會作用,是以維護資產階級利益為前提時,私有權的無限擴張,將使居住權淪為空想。甚至人民共享的公有土地,都將成為黑心土豪垂涎的肥肉。所以,我們雖已坐六望七,仍決心找出幕後黑手,抵抗到底!同時邀約大家,一起成為對抗私有權無限擴張狂潮的中流砥柱 !!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