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南底層勞動家庭的遷移:在其中的人,撐(鬥)出一點隙縫,活下去(1之1)仲巖

民68(1979),我出生於宜蘭羅東聖母醫院。由於是剖腹產,需花費13800元。這筆錢,對那時靠著當漁工的父與父系家族親人是一筆很大的負擔。雖自有一艘漁船,與人共同組織船隊,但那艘漁船是好多人合股建造。

當我開始回顧父系與母系家族歷史,我開始理解並丟下他者或自身的道德壓迫與汙名作用,並重新理解這些為了生存,以各種型態活著的人們,鬥爭、逃離、或順從等… 就從我目前所知的最遠開始,即便是破碎的歷史。

父系家族勞動遷移簡述

我的曾祖父,(生)活在日本時代。那時他在台北州蘇澳郡番地,現今稱作宜蘭縣蘇澳鎮南澳鄉東澳地區粉鳥林漁港定居捕魚維生。由於前妻死去,他獨自撫養三個孩子,包括前妻與他人所生的孩子。日後,他轉往南方澳漁港,入贅漁港內漁民家庭,捕魚維生。

我的阿公,生於日本時代,死在國民政府時代。他一生定居於南方澳漁港捕魚維生,娶了野柳漁港的女性。當時我阿媽被稱為南方澳漁港的大美人之一,喜愛看歌仔戲,製作漂亮衣物。阿公於我15~16歲時(民83~82),死於肝癌。未留有大筆遺產,僅有勞保、一些現金與少量黃金。阿媽則於我27~8歲時(民96~97),死於糖尿病(?)。其喪葬費用,聽我母轉述我父無法支付,我叔相當不滿,我姑失蹤多年,因而我母在父與叔中協調。

我的父親,民40(1951)年生。小學畢業後,便開始在漁船上工作,從煮飯仔開始。隨著年紀增長與捕魚季節變化不同,擔任旗魚鏢槍手(綁於船頭,鏢旗魚),抓秋刀魚、鯖魚(花飛)、鰹魚(煙仔魚),各種漁獲等… 由於我的阿媽因故被漁港邊人傳話,造成父親與其舅舅的嚴重衝突。我母親的鼓勵和支持,於民70(1981),決定分家搬往蘇澳鎮的馬賽地區。分家後從事魚貨批發,失敗賠錢,資本僅回收一台摩托車。同年,因我母鼓勵北上台北發展,決定北上投靠我外公(時任水肥隊與葬儀社工人)。當時落腳於,板橋市文化路與雙十路路口公寓,擔任水肥隊工人與葬儀社工人。趁水肥隊眷村有一工人搬離,花10萬元買下使用權。四五年後,我父開設葬儀社,亦升任台北市環保局水肥第二大隊班長。由盛走入衰敗。

母系家族勞動遷移簡述

我的外曾祖父,一樣是在日本時代出生。當前母死亡後母入門,前母所生的他並未被好好對待。他決定離家,自宜蘭郡移動到二結火車站附近落腳,幫人剪髮維生。由於他死得早,我外曾祖母只好改嫁給三結姓康的。那時的孩子都容易早死,外曾祖父與外曾祖母僅留兩個孩子,而姓康與外曾祖母留有一個女孩。姓康的與我外曾祖母最後由我外公外婆奉養,直至老死。

我外公(民16、1927年生)一樣是生於日本時代,死於國民政府年代。他有一兄長,從事蓋房子的工作。曾聽我母敘述,我外公曾在太平洋戰爭時當過日本兵。不確定何時開始,外公在二結農家擔任長工。之後,搬去蘇澳鎮的山裡(靠近白米甕)當打石工,開採大理石。同時在台肥工作,居住於台肥的宿舍(工寮)。一段時間後,我的舅舅要上學,往下搬往永春路白米社區居住。再過一陣子,存了些錢之後,在冷泉路買了間房子居住。由於礦產工作危險且漸漸沒落,透過外婆結拜兄弟。外公轉往台北縣板橋市,任職於水肥隊。同時幾位結拜兄弟一同相揪任葬儀工人討生活(台北縣板橋殯儀館),隨後合夥經營小葬儀社。多年後,自縊身亡。

外婆(民21、1932),母親於其出生後數日就死去,其父將他送給郭家飼養,就成郭家的童養媳。據外婆所述,其林姓家族,具有三甲到五甲田地可以耕種。目前82歲,身體仍算硬朗。有時會忘了我是誰,或把我當成其他親戚的孩子,提醒一下或看了我的臉就會記得我是誰。

我的母親(民44年生、1955),是冷泉路社區最會讀書的小孩,國小畢業後因幫忙家計,無法繼續就讀國中。由外公友人時於桃園幫外籍人士開車牽線,大舅(時19,高中畢業)與母親於15歲左右,北上桃園湯匙工廠工作。由於母親年紀未滿16不能擔任女工,轉於工廠福利社服務,任販售小姐與撞球記分員。滿16歲之後,轉任女工。單日工作薪資從30元左右,逐漸漲至100元以上,亦返鄉招募女工一同北上工作。所賺薪資寄回家中或讓大舅花用。大舅與母親於桃園工廠工作時,皆相當活躍。21~22歲因當時男友和他人交往,決定返回蘇澳,於野柳認識父親。

據我小舅,郭家此支系自南港和汐止一帶移入宜蘭。第十六代入台灣,目前小舅為第二十四代。無族譜可考,僅在神主牌位後與郭家宜蘭家族墓碑上記載。

快速簡化的我這個人

南方澳漁港、蘇澳冷泉路山邊村落、板橋莊敬路的水肥隊眷村,三處構成了我少時生活記憶。小六時轉往板橋八德路社區居住,家庭中的紛亂,學校裡鬥爭(學生、老師、社會),我轉向八德路社區的孩子們,群聚一同。13~14歲,入少觀。出少觀後,離開國中。遊蕩、苦悶、勞力工作,轉入KTV當少爺(服務生)。

江子翠的小兄弟們,是我走過青少年時期的好兄弟,也是走跳底層社會(幫派)的同伴。於是在台北市與台北縣,我們為著自己的生活打拼,就這樣走過數年。直至我入伍服役,而退伍決定從事葬儀業。最後混入大學,力求翻身與自我壓迫的精神狀態解套。目前處在翻不上去,很容易滑落,想搬回宜蘭的狀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