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家族祖輩們的移民歷史為鏡(4之3) 朱瑩琪

以上短短的信文卻清晰的將黑龍江寧古塔朱氏一族和江西南昌朱氏一族的歷史給聯繫了起來。父親家族的來龍去脈,從此撥雲見日。

而我的奶奶姓齊,應是滿族八大姓(佟、關、馬、索、齊、富、那、郎)之一,寧古塔[1]原是滿族的發祥地之一,雖然目前我並未找到奶奶家關於族譜等資料,但按姓氏和地緣關係來看,奶奶家族十有八九應是旗(滿)人。

父親1930年出生在中國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寧安縣蓮花泡(村),位於中國東北邊陲地帶,東鄰俄羅斯、南鄰北朝鮮邊境。父親出生的第二年滿州國成立,父親童年和青少年時期是在日本統治東北的大環境下度過,小學時代基本學的是日語,父親每講起他在記憶中老家僅存的幾個記憶….露兩句俄語或日語,我的爺爺當時是屯(村)長,當時農村中屯長的位置,就相當於家族中的權力核心,是有田產的地主。但日本人來了之後,一把火把老家的房子全燒乾淨了,但父親家族卻因此躲過了文革鬥地主的災難。我爺爺應該是很有意識的讓我父親離開家 (我的判斷:家裡只有2個兒子,我大爺(父親的哥哥,比我父親大6歲)性格靈活、腦子轉得快;而我父親個性耿直、一板一眼,又不太會察顏觀色,總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保我爹留在老家很可能會被鬥到沒命,因為我爹不爽就直接跟別人起衝突..)。家裡是應是富農、我大爺(伯)又給國民黨軍官當過副官,我的老爺(父親的叔叔)當過日本警察,再加上我父親在國共內戰時期1946年離開老家後,對老家的家人來說完全是去向不明,他們不知道我父親到底跑到哪裡去?在中國〝革命年代〞,叫做有〝海外關係〞的嫌疑(特指台灣),這幾條〝罪狀〞,讓我爺爺、大爺和老爺在文革中沒少戴高帽挨批鬥。

我有印象父親與老家親人開始聯繫上,是在我幼兒園的階段,1975年我六歲,唸幼兒園大班(父親離家19年後),那年趕上蔣介石過世,父親把我們全家拉到像館照了一張全家福,寫了封信寄回老家,信是輾轉由日本轉回東北老家,這些都是到了我十幾歲時後才知道,每每父親老家轉來信件,父親都會拿給我看,小時候看那些信件不太有甚麼親人的感覺,有感覺的只有小時候父親喝醉時想家的眼淚,小小的我心裡留下權威至極的父親也會有掉淚的時候的詫異!

我和弟弟從小就被父親嚴格的家規給管訓著,吃飯不准說話,坐姿要端正、不可以大笑、小學時候要求我們一定練書法字,別家的孩子都出去玩了,我和弟弟就得在家寫功課、寫完功課看加強考試的測驗卷、參考書,除此之外就是練毛筆字,偶爾會買一些〝有益〞的課外讀物給我們看,如紀曉嵐之類歷史故事書,漫畫書是絕對禁止…我得躲在被子裡偷看跟同學借來的〝老夫子〞;父親總說要你爺爺在,可不會像我這樣(鬆),他總說爺爺如何嚴厲對他,說爺爺的規矩更多,說我們家是貴族,所以規矩特多!我曾經問過父親,我們家是哪兒的貴族?父親也不清楚,就說是貴族!父親黑龍江老家族人不懈的「尋根問祖」,終於幫我解開了這個答案!

我父母親家族的歷史跟日本統治真是有著被殖民歷史的複雜的情仇,這也只是做為左翼運動者我的心情,殖民的情仇似乎沒有在我父母親生命中留下甚麼痕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