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家族祖輩們的移民歷史為鏡(4之2) 朱瑩琪

父親家族的歷史

未命名

《寧古塔族譜原文》

原籍京都汉军正黄旗关胜保佐领下人,始祖朱义翁系世袭骑都慰因事于康熙元年间遣移宁古塔地方占居产业后后于康四年间奉到。恩诏赦回原籍开复原官我始祖因有人口以兼恋土以距京迢远难移请副都统衙门详肯我。圣祖仁皇帝念惜奴才无力回京就近入宁古塔旗籍后遵部文准入宁古塔正黄旗三福佐领下当差开复原官于遗后世知悉哉。

黑龍江省寧古塔朱氏族人就憑著這個族譜原文,花了近半世紀的時間,終於找到移動歷史中的那根軸線的起頭。以下是2012年宁古塔朱氏家族寻祖归宗大业圆满成功暨纪念始祖朱议滃流放宁古塔三百五十周年活動公開信的摘錄,簡單扼要交代這50年來在「尋根問祖」過程中用來佐證寧古塔朱氏一族與江西寧獻王朱權關係的關鍵史料:

综合《明史》、《南明史》、《清史稿》、《清实录》等有关明清史书、档案、图书,理清了始祖沧桑的历史人生:

始祖议滃,号仲山,明历四十五年(1617年)二月初十寅时生,封辅国将军;清兵入关,“江西亡,起兵山中”;永历十二年(1658年)率众南昌降清;清康熙元年(1662年)五月授“拜他喇布勒哈番”(骑都尉),同年被人奸告,流放宁古塔;康熙四年(1665年)奉诏赦回原籍,给复原官充差;盛华由京至宁古塔接父;始祖以人口有多,兼以恋土,路途窵远,无力回京,情愿归入宁古塔旗籍充差,准入宁古塔正黄旗当差,开复原官;晚年遁入道门,兼守三官庙、子孙娘娘庙;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病故宁古塔,葬于宁古塔大朱家,享寿九十。

从始祖人生认知:1,末,封辅国将军,可谓爵位显赫;2,率众降:历代朝兴朝亡,都是社会进步,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降是一种远见卓识的明智之举;3,初,授骑都尉(四品);4,遭奸人诬告,流放宁古塔,遁入空门;5,廷要回京官复原职,但始祖议滃愿做一方平民百姓。

最近一次聘请专家赴京,在国家第一档案馆、国家图书馆等处进行为期五十天的专项考察,查阅《宁古塔副都统衙门档案》、《珲春副都统衙门档案》等几十种,上千卷满、汉文史、档案、图书;终于在《宁古塔副都统衙门档案》中找到朱盛华的一段自述,引起我们的极大关注:“朱盛华说:我叫朱盛华,宁古塔赐给我的差事是鹰户。我的父亲朱议滃,是正黄旗张启龙佐领下人氏,是骑都尉。我的父亲朱议滃是因为有人要赎回赏给他的人未果,被汉军正蓝旗谢□□告发,于康熙元年(一六六二)被流放到宁古塔的。康熙四十五年(一七〇六)病故”。这里明确始祖议滃张启龙佐领下人氏,是骑都尉,以及流放宁古塔的原因、时间及其病故的时间等;明确了一些事实,澄清了一些问题,构成了始祖议滃人生的历史连续性;在档案文献中发现与家谱内容极为相近,使我们看到了寻祖的希望。

在《柳边纪略》找到:“道人朱一翁,故南昌王后也”;《南明史》载:议滃而立之年,“江西亡,起兵山中,力挽狂澜”。看到这些始祖议滃与江西南昌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的一字千金的词句,使我们豁然开朗,心情大悦,如获至宝,感到希望就要成为现实。

我们的族人在万里行程中,两次进京考察;在考察期间,两次拜访研究宁藩历史文化的把考察和考证两个方面联系起来看出始祖议滃和江西南昌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鉴于这种认识,我们先后四次赴江西南昌考证,通过清源引荐找到了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县石埠乡潢源村——江西朱氏八支宗亲所在地。

我们赴南昌考证,会见宗亲族人,阅览《江西朱氏八支宗谱》,拜谒宁王陵,还把宁古塔朱氏家乡的土撒在宁王朱权的陵墓上(带回宁王墓的土撒在议滃墓周围)。

我们呈送《宁古塔朱氏家族是明太祖朱元璋后裔》的调查报告和史证附件,江西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熊先生和八支谱会经过审阅、核实,最后都予以认同、认定。

清源代表八支宗亲族人非常恳切地说:“早就知道有宁古塔这一支,宗亲们也盼望你们到来,我们都是一家人,一个祖宗,都是太祖的子孙”。

看到这些,听到这些,纵观所有考察、考证的结果,真是一揭三百五十年的历史之谜,一见晴朗天际,一切昭然于世,本正源清,大白天下;真是心情大快,喜之无尽,历史终于给出圆满的鉴证:

“宁古塔朱氏家族始祖朱议滃(明 辅国将军,清 骑都尉)是明太祖朱元璋第十六子宁王朱权第十世孙宁古塔朱氏家族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后代”。

至此,宁古塔朱氏家族寻祖大业圆满成功!

始祖议滃辉煌、屈辱,大起大落、坎坷不平的一生,形成了许多传统文化,留给宁古塔朱氏家族的传统文化有:朱明宗室文化的遗风,流人文化的色彩,宗教文化的传承,满族文化的习俗,满汉民族融合的文化等等,蕴育着极为丰富的内涵。

朱氏家族经历了明亡清兴,清盛清衰,经历了北伐战争到八年抗战,解放战争到共和国诞生,无处不有议滃子孙的足迹和身影,共和国五星红旗也沾染着议滃子孙的热血。

宁古塔朱氏文化已经融入宁古塔传统文化之中,是民族文化的一部分,我们应当深入探研,以完善朱氏家族历史文化,丰富民族文化,推动地方文化的发展。

(六)发扬朱氏传统

一九六二年续抄家谱(始祖议滃流放宁古塔三百周年)是在连续三年自然灾害经济极端困难的条件下,顶着巨大的政治风险进行的;为了续抄家谱、组团进京考察,前辈们节衣缩食,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没钱没力的拿些粮食、送些烧柴,三分两角、一元半块的集资;这种为办大事克服困难的精神,全力以赴团结一致的美德,永远值得我们世代传承和学习;在“土改”和“文革”期间,阶级斗争甚嚣尘上,我们的族人想方设法保存仅有的几部家谱,这些护谱事迹,热爱祖先,热爱家族的美德永远值得我们推崇;在这期间,族内也有互斗、互批、烧谱事件发生;这是当时社会环境造成的;事情已经过去,不算历史旧账,不计个人恩怨,不要感情用事,我们都是宁古塔朱氏家族的成员,大家要团结一致,共同把我们的事业办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