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家族祖輩們的移民歷史為鏡(4之1) 朱瑩琪

母親的家族歷史

未命名

母親出生在台灣山明水秀的花蓮玉里鎮觀音里的一個農村,我外公姓林,祖上從福建漳州移民來台灣在員林落腳已有幾百年歷史,外公的母親年輕時就死了丈夫,後來帶著外公改嫁魏姓,才從員林遷居花蓮,又生了3個魏姓的妹妹。外公原是小佃農,在國民黨政府來台後實行「耕者有其田」政策,才有自己家裡約8-9分的土地。外公、外婆共生了12個孩子,夭折一個,外公、外婆生活的年代,正值日本統治台灣時期,我的大姨、二姨都有日文名,外公外婆平常都喚她們日文名。
外婆的父親(我的外曾祖父1871 -1929年)姓金,是朝鮮平壤人,從我的表舅(媽媽的表哥)的口述中,推算他們家族到台灣的時間約莫1894-95年[1],當時朝鮮半島的政治環境—雖脫離了中國藩屬國(馬關條約第一條),卻落入日本控制中,當時朝鮮已是日、俄兩國覬覦奪取的目標。為躲避俄國抓兵,外曾祖父家族每一家挑了一名男丁離家,共15名男丁一塊逃到台灣(我表舅說叫〝留種〞),因風向選擇在枋寮上岸,在枋寮住了一年多之後,這15名男丁就四散各處。外曾祖父在老家時學過漢學(上過私塾學漢文)則流落到我外曾祖母家–花蓮玉里觀音落腳,後入贅外曾祖母家,在村里當私塾老師,教村民學漢字。據媽媽說,當時台灣原住民社會結仇後心眼壞的人經常會下蠱害人,以此報仇,外曾祖父會義務幫人解蠱,但他最後也死於被人下蠱,因為他義務幫人解蠱,得罪了壞心眼下蠱的人,那個人卻轉向外曾祖父下蠱,他自己無法替自己解蠱,撒手西歸時年58歲。我的外曾祖父從朝鮮逃到台灣,終究也沒能逃過日本的統治。

外婆的母親 (我的外曾祖母1880-1963年),是平埔族與客家人的結合,我上幼兒園之前約3-4歲,回外婆家曾見過外曾祖母,當時她年紀很大了,個子挺高的,長的模樣我已記不清,但印象中有著像原著民深刻的輪廓,當時外曾祖母眼睛已經看不見了,農村都是用木板製作的大通鋪房間,小時候回外婆家,因為小孩的體溫高,老人家怕冷,我就被放到外曾祖母旁跟她睡,她有一個習慣,就是睡到半夜會起來摸人,當時年紀小搞不清狀況,剛開始還被嚇著,原來她是起來檢查我有沒有踢被子。在我表舅(姨婆的兒子)能說擅演的說故事能力中,看到外曾祖母重現她小時候清兵打台灣平埔族的歷史現場,如何以刺竹林抵擋清兵的進攻,清軍又如何以火燒竹林反攻回來…(觀音山事件[2])活脫脫的歷史故事現場,在他的口中如影像般的重現。而外曾祖母一生見證了台灣從清政權到日本統治再到國民黨來台統治的歷史–觀音山事件、日本人登台屠殺反抗的台灣人民、瘟疫[3] (1918年全球流感)、蝗災導致的饑荒(這我在台灣歷史中我尚未查到資料)、二次大戰後國民黨政權來台統治…

這些在外婆家族二~三代相傳的祖輩移動的歷史,都是從能說擅演的外曾祖母口中傳下來的,媽媽說,她的外婆非常會講故事,她和舅舅阿姨們小時候,晚飯後最喜歡圍著外曾祖母,吵著要她講故事給他們聽!而我的表舅傳承了外曾祖母的能說擅演的說故事能力!

[1] 1876年,明治維新後的日本依靠西方先進武器迫使朝鮮簽訂了《江華島條約》,取得了自由勘測朝鮮海口、領事裁判權、貿易等權利。外強的入侵和朝鮮腐敗統治使民眾不滿。1894年1月11日,全琫准在全羅北道發起東學黨起義,提出「輔國安民,斥倭斥洋,盡滅權貴」。此次事件最終升級成為甲午戰爭 (1894年–1895年)。1895年4月17日,清投降,《馬關條約》簽署,朝鮮不再是清的藩屬國。為了遏制日本,明成皇后試圖拉攏俄國成為日本的絆腳石。1895年,明成皇后在景福宮玉壺樓被日本右翼暗殺並焚屍,史稱「乙未事變」。日本駐朝鮮全權公使三浦梧樓被認為是乙未事變的主導者。(維基百科)

[2] 觀音山事件是台灣平埔族人以武力反抗清朝政府的事件。爆發於1895年1月3日台東直隸州觀音山庄(今花蓮縣玉里鎮觀音山),影響涵蓋今花蓮縣玉里鎮到台東縣池上鄉。該事件起因於清朝官吏藉「大庄事件賠償  金」之名,橫征暴斂,又欺凌婦女引起民怨。1月3日,憤怒的平埔族人殺害大庄總理宋梅芳及下羅灣社通  事朱某,1月15日,拔仔庄營官吳立貴、花蓮港營官邱光斗率兵進攻,起事的族人不敵而投降。之後,清軍  又屢藉相同名目強徵錢糧。2月,憤怒的族人再次起事,圍攻新開園營,但被營將劉德杓擊退,族人遂退守璞石閣一帶,築堡壘繼續抵抗。3月,遭受吳立貴、邱光斗的攻擊,族人不得不投降歸順。(維基百科)

[3] 1918年流感大流行(英語:1918 flu pandemic)是於1918年至1919年間發生的全球性流行性感冒傳染事件,由一種稱為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英語:Spanish flu)引起的傳染病,曾經造成全世界約10億人感  染,2千5百萬到4千萬人死亡(當時世界人口約17億人);其全球平均致死率約為2.5%-5%,和一般流感  的0.1%比較起來較為致命。其名字的由來並不是因為此流感從西班牙爆發;而是因為當時西班牙有約8百  萬人感染了此病,甚至連西班牙國王也感染了此病,所以被稱為西班牙型流行性感冒。至於在西班牙則稱  此為法國型流行性感冒。這一波的大流感也傳入臺灣,在當時造成約4萬餘人的死亡。第一波流感於1918年6月初在基隆開始出現,然後蔓延全島,至9月下旬消失,沒有特別顯著的死亡率。10月下旬,第二波流感又開始從基隆出現,並順著縱貫鐵路往南擴散至新竹、台中、台南、打狗、阿緱等地,並藉由海運傳入花蓮港和澎湖,至12月中旬結束,造成約77萬人感染,25,394人死亡。1919年12月,第三波流感又從基隆開始出現,1920年2月底結束,造成約14餘萬人感染,19,244人死亡[2]。日本人社群最先爆發疫情,再傳給台灣人;先在城鎮發生,再往鄉村擴散。當時台灣醫療資源缺乏,在台灣367萬人中,只有732名受過4年醫學教育的西醫師。日本人患者較具醫療衛生觀念,因此死亡率較低,死亡率為1.1%;台灣漢人為3.3%、台灣原住民則為3.5%。(維基百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